大象不哭

水彩路漫漫,其修远

【维勇】逆流

大概是警局里的爱(づ ̄3 ̄)づ╭❤~

27岁老流氓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警探先生×23岁腼腆认真小法医勇利

窥屏很久了,来试试手;-)

Chapter1

空气中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时不时传来吵闹的人声,搅得人头昏脑涨。这幢看似历史悠久的古堡甚至时不时传来冷风过境的声音。

“这他娘的就是个鬼堡。”让·雅克·勒鲁瓦先生忍着想要呕吐的感觉如是说。虽然作为一名警员不应该相信神鬼这些莫须有的东西,但眼前的惨像还是让他不得不倒抽一口冷气,他如何也不能想象一个人要怎样才能做出这种事情。

死者的尸体,准确来说是尸块,四散在房间里,仿佛是为了向众人昭示犯案者是如何残忍地在分割了尸体,将肉块毫不在意的随手丢弃。

这已经是这一个月内发生在这座城堡中发生的第三起命案了。所有受害人皆在被分尸后随意丢弃在房间里。受害人间没有任何联系,全都是到Z市来旅游的普通观光客而已。如果真要说有什么联系,就是他们全部选择了为看海而特设的观景房而已。

这座城堡叫做十里堡,是Z市闻名的大酒店。因为濒临海岸所以特设的观景房,从这里向外面看是在阳光下金光闪闪的海滩,和一望无际湛蓝的海。然而此时映着房间里浓重的血色却生出一种别样的诡异气氛来。

在第一起案件发生后,警局为了防止引起社会的恐慌,严禁媒体将此事报道出去,然而当联系到死者家属后,对方要求酒店赔偿,认为是酒店的安全系统运行不利,才导致了亲人的死亡。有某些好事者“泄密”,声称十里堡是一个鬼堡,是建在坟头上的东西。这么多年的吵闹惊扰了地下的亡魂,所以杀鸡儆猴想将这地上人全部赶走。而传出这般言论的原因是因为警方在调取的酒店所有的监控后,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人物出入过酒店,死者的房间也并没有什么陌生人来访。一切都十分的正常。警方本想强制性停止酒店经营,然而牵连太多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JJ,麻烦说一下目前看来比较有用的信息。”男人穿着一件十分骚包的白衬衫,外套一件修身的长款棕色风衣,勾出他上周的身材曲线。明明看上去十分纤瘦,但却又能让人感觉到他身上的隐藏起来的肌肉力量。维克托·尼基福罗夫随手将手里的资料递给尾随他身后的同伴。他的表情显得有些凝重,一双冰蓝色的颜色里大雾弥漫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

让·雅克·勒鲁瓦绰号为JJ的警官先生强迫自己将眼睛从那堆尸块上撕下来,勉强的冲维克托笑了一下,“监控还是老样子么?”

被询问者严肃的晃了一下脑袋,“一样,简直正常的不能再正常。”

听完这句话,JJ叹口气后,艰难开口道,“沙贝·克里塞,女,27岁。K市小学教师,尸体…哦不,尸块上有淤青疑似死前遭人击打,死亡时间初步判断大概是昨天晚上九点到十二点之间……和前两起事件一样,房间里的财物全都还在,没有发现贵重物品的遗失。”JJ深吸了一口气,企图将脑内恐怖的景象赶出去。他抬头望向对面一脸沉思状的男人,“维克托,我们必须尽快抓到凶手。”

尤里·普利赛提一脸不爽的在酒店走廊里乱窜,希望能找到什么东西宣泄他此刻心中的愤怒。那个可恨老秃子竟然以他还未成年为由拒绝他进入犯罪现场。还像带小孩一样摸着他的头说,“乖啦,尤里。等会儿师兄带你去吃饭。”尤里不屑地切了一声,但还是听话的在那间屋子前止步,心里想着等他成年了,就以“年纪大了,不宜观看血腥现场,否则容易引发心脏”为由来阻止那个可恶的老秃子进入案发现场。

正这么想,尤里突然听到一阵细微的男人的哭泣声。那种拼命压抑但有没法控制住抽泣的声音让他本来就烦躁的心里变得更加烦躁。

莫名觉得这声音有些熟悉,尤里皱着眉头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对…对不起,妈妈,我果然还是……很逊。”男人的声音止不住地哽咽,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嗓音带有一种特别的磁性。

尤里默默的在厕所门前站了一会儿,希望男人能够消停一点发现男人的哭声不仅没有削弱的趋势反而愈加凶猛起来。他不知怎么的就涌起一股子冲动,一脚踢开了脆弱的厕所门。

男人一脸惊恐的站了起来,清秀的脸上还挂着几颗金豆豆。却对着门外的尤里说起了对不起。

尤里盯着男人看了一会儿,有些不屑地抬起手指指向对方,“喂,你是刑侦技术科的人吧,一个警局里不需要两个youri吧。我很快就能正式进入局子里了,虽然跟你不是一个科室的人,但不管什么地方都不需要无能的人,只会哭兮兮的话不如赶快滚吧,笨蛋!!!”尤里踮起脚冲着男人的脸大吼道。

胜生勇利,男,23岁的三好青年,似乎被一个小孩子给教训了呢。


tbc

评论 ( 1 )
热度 ( 1 )

© 大象不哭 | Powered by LOFTER